微笑的彼得

55次浏览 已收录

  法兰克福书展本来仅仅德语系出书界的一个活动,二战之后,因缘际会,开展成最具国际性的书展。尽管有些英语系国家也设立了自己的书展妄图取而代之,但都没有成功。

  。今日的法兰克福书展,被称为书展中的书展,不管哪一国出书人,每年总要朝圣一次,躬逢其盛。

参与这个书展当然有所收成,但难免也有些挫折感。去过的人都知道:即便日本这样的出书大国,在法兰克福书展中,依然处于边际地带,更何况咱们。

我去法兰克福,心情就常常起起落落,直到有一年,遇见一位彼得先生。

那年,我在第四馆里被轰炸得适当疲乏(这个馆以英美出书公司为主),所以在一个下午,去了地理位置不算很中心的第五馆(全部是德语系),纯粹是毫无目的地闲逛。

避开庞然巨物般的贝塔斯曼出书集团,钻到三楼那里都是一个个单一展位的小出书社。

在拥堵的人群里,我眼睛的余光被一道亮光所招引。

那是一面镜子嵌在一本精装书的封面上。书里收集了许多作曲家、画家、建筑师、诗人的肖像,以及他们著作的草稿。

尽管我不明白德文,可是一会儿就被整本书的规划理念、生动的内容、精彩的拍摄,以及无懈可击的印制所震慑。当然,画蛇添足的,仍是那面镜子。一切阅览这本书的人,也一起在这本书里留下了自己的印象。

货摊上只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货摊的上方则挂着一棵白菜。我问他挂棵白菜干吗。他笑笑:科尔啊!(德语里,白菜和德国前总理科尔的姓名同音)他叫彼得,住在奥地利边境的一个小镇上。整个出书社就他一个人,从修改到规划再到成书,都是他单独完结的。那么精美的印制,是在当地小镇上一家小工厂里做出来的。首要的发行,都是他自己骑着单车送去书店的。忙的时分他多送两家,不忙的时分,就在店里跟人多聊几句。赚的钱还够,因而他就只挑他最喜欢的书来做,一年出十来本。

在那个着重跨国出书集团的合纵连横、着重热销几百万册作家的书展舞台上,看着他,我俄然想到一句: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!

我问他,在大型出书集团无孔不入的侵袭下,会不会感到压力很大。

彼得淡淡地笑笑:不会,他们做不出我的书。

有时分,榜首是要站到聚光灯下去抢的。榜首的效果,是要布告全国的。但更多时分,榜首是不需要比较的,孤单的,不为人知的。往往这个时分,咱们更要爱惜,更要信任自己,更要淡淡地浅笑。

后来,每年去法兰克福,我总会设法去见见他,看看他这一年又做了什么,也给他看一两本自己觉得还拿得出手的书。